当前位置:主页 > B慢生活 >宏远不断创新,让国际大客户不敢杀价

宏远不断创新,让国际大客户不敢杀价

2020-07-03   分类: B慢生活   参与: 947人  作者:
宏远不断创新,让国际大客户不敢杀价

国内有一家做机能布着称的纺织厂,被合作多年的美国知名户外运动用品公司嚷着要杀价,在该产业拥有逾 40 年丰富资历的总经理很有 guts 回:「好,那我们不要接了!」谁知,这一句话,反倒让该厂牌乱了手脚,摸摸鼻子回头道歉,还道歉了 2 次,原因无他,因为如果没有这块布,它一系列的户外机能服恐怕要断炊。

这间有 guts 的公司叫宏远兴业,总经理就是叶清来。宏远出给该品牌的机能布料,能运用贴膜技术,将防风薄膜与刷毛结合,不仅透风,还能隔绝寒风的影响,更能调节体温,提供人体最佳的舒适度;就连社群网站脸书创办人祖克柏(Mark Elliot Zuckerberg)也是该系列的爱用者。

很难想像,这家创立于 1988 年、服务全球逾 300 个品牌的宏远兴业,竟然隐身在国道三号台南善化交流道出口的山上区;特别的是,拥有国内数一数二研究规模的宏远核心研究单位,要穿越一片人工湿地、丛林树木,沿着石子路和飞舞的蝴蝶、不怕生鸭子打声招呼,方能走出纺织生态工业园,进入尖端技术研究所,更增添其神祕感。

藏身台南的尖端研究所;研发能量强  拥世界最轻布料

门外,阳光如炽;门内,明亮宽敞的尖端技术研究所,个个身着白色长袍,有人低头看着显微镜下的中空断面、有人正用滴管实验新布料的拨水度、有人将布料置于水杯口按压测试其防水透气状况、另有人调配颜色丰富的化学试剂,犹若高科技产业,口罩下安静的各司其职。即使是假日,为了能立即修正和测试自家产品,宏远的研发团队依旧照常上班。

这个自 2003 年成立的尖端技术研究所,至今已花费超过 3 亿元买设备,每年投资逾两亿元在研发费用上,60 人的尖端研发团队,加上宏远全球研发中心的近 100 人,庞大的研发能量,至 2014 年为宏远创造出 27 件纺织专利,每个月开发出 200 多种、1 年 2,000 多款面料,端到国际客户的眼前,供他们选料,再下单製作成成衣贩售到世界各国。

举例来说,宏远研发出最细的 5 丹尼尼龙纱,製成世界最轻布料,因为材质轻薄、近乎透明,被大家喻为「国王的新衣」。一般来说,运动服装用的是 50 到 150 丹尼,但是 50 丹尼以下就有较困难的技术要克服,愈细的纱愈难织布,纱往往细到看不清楚,这项独步全球的技术,足以证明宏远在研发上不遗余力。

宏远投入研发的操盘人叶清来,从台北工专纺织科毕业,投入产业超过 40 年,看尽台湾纺织业的兴衰。他深信研发力对于产业的重要性,因为在几乎没有祕密、战战兢兢的纺织界,再强的技术,都会被仿冒,只是时间早晚,如果不继续创新、研发,就等着被台湾同业,甚至是日本、韩国、中国等取代。

多年来累积出来的研发实力不是虚晃一招,宏远容易去学人家的,人家不一定学得来,因为宏远的技术都「ready(準备好)了,」凭着仪器和经验就能判断布料成分,「就像李昌钰一样,都帮你解剖得清清楚楚,这是尼龙六,还是尼龙六六,断面是十字还是中空,里面的含量是什幺?」叶清来说。

根据纺拓会祕书长黄伟基观察,叶清来不只保持创新,也常积极参与国际大展,透过纺织展学习、揣摩他国的最新研发,尝试有无改造再创新的可能。

多年前,The North Face 拿着欧洲厂商所研发的一块布找上宏远,要他们研发出类似产品。拆解时发现这片布的关键技术,在于泡沫水性 PU 膜,特性是保暖下又不失透气性。一般的膜是没有孔隙的,这片欧洲布料却能做到,像海绵一样,孔隙空气相通了,自然透气,手感又好,春夏天穿也不会闷;难度在于,要用泡沫机来造泡,将泡沫的细緻把孔隙填满,却又不能完全封死。

为此叶清来多番跑去向日本人请教,探询台湾相关的技术工厂也都不得其果,为了要造泡沫,兴起直接向国外买泡沫机的念头,他看了英国和荷兰的机器,一台动辄 800、900 万元,觉得太贵买不下手,却又不死心,终于在义大利找到一台仅 100 万元的机器,经过自行改造,效能不输价格贵 8 倍的英国机器。

技术提升  与客户共享利润;把 The North Face 深深套牢

但问题又来了,要用什幺粉末造泡才能符合条件?叶清来再去买了几本书苦读,发现原来金属粉也能产生泡泡,效果最贴近 The North Face 出的考题,前后总共花了 2 年开发出来,而这正是 Windwall 系列。

叶清来直言,原本 The North Face 这块布料原料,已由欧洲商改至印尼纺织厂供应,但长期良率不佳,再加上宏远已经成功研发,吸引 The North Face 转单,目前全台湾只有宏远能做;近来,宏远又将之升级,以前做这膜要经过 3 层,先用贴合机做这片膜,中间贴 1 层,下来再贴第 2 层,共 3 道程序,叶清来又将机器进行改造,突破了既定的 3 道程序,变成一道就完成了。

透过技术製程的改造,成本省下的 1 块美金,利润一半归 The North Face,一半归宏远;如此破坏性的价格,从此深深绑住这位国际客人,如今,宏远是台湾耐吉平织布前 3 大供应商,更是 The North Face 最大的供应商。

能不淹没在中国大量生产的洪流里,台湾业者走向高值化路线,「全因我们是破坏性创新的实践者,」叶清来说。所谓的布料破坏式创新,指的是用不同的製程来达到相仿的效果,「别人的製程我们不可能知道,必须想办法开发全新的技术、创造更经济的製程。」而这招破坏性创新,可是抢了很多日本人的生意。他进一步举例,当年日本发明不用涂布就能耐小雨的布料,但是一码布就要 3.7 美元,耐吉嫌贵却又想要大量叫货,于是找上宏远,叶清来用 2.3 美元就破解了这块布的密码。

在叶清来出任总经理整整 27 年,平均每 5 年,宏远就会进行一次转型,包括产品以及服务的顾客群都会有所调整。当时的第一个 5 年,宏远专攻时尚女装,针对新合纤布料所应用到女衬衫薄製物;第二个 5 年,转变成生产超细纤维、中厚布料为主,走向裙裤料的高级品。

第三个 5 年,则转向做一般运动的衣料,放眼在 sport 的材质,并直接找上品牌商谈生意,不再透过中间商,希望能第一手掌握品牌商的需求;第四个 5 年,经营策略从 sport 转型至 outdoor,跟着时势走,灵活的转型。

每 5 年转型一次;踏入针织市场  儒鸿也要担心

而今,来到了宏远的第五个转型,叶清来看到针织布料的逐年成长,加上近年兴起融合时尚机能性、户外运动休闲风的服饰,推升针织布料的需求,决定从过去拿手的平织领域往针织进攻,今年底前要扩增针织机到 88 台,逐步形成聚落,最终以 500 台针织机为目标。

叶清来认为,宏远具有垂直整合假撚、撚纱、织布、染整、印花、贴合涂布等特殊后加工工程的优势,别的同业可能只有织布、没有染整、或是没做纱,宏远多年来累积的一贯化作业经验,能将转型的撞墙期缩至最短。

再者,「顾客都是同一个」,以前卖平织,现在推销针织,花同样的参展费用,却多了平织这个选项;设备除了针织机不同,前后製程都一样,原料同样用纱,只差织布方式不一样,加上宏远又有后加工,有善用既有资源的潜力。就在去年,宏远通过 Lululemon 针织布料测试,正式揭开了针织转型的序幕,强大的研发能力,连法人纷纷都说,「这下连儒鸿洪镇海都不得不担心了!」

相关文章

文章热点

最新信息

随机文章

申博太阳城_申博subet|聚焦时下的娱乐热点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杏耀手机客户端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365体育投注下载